全村滴水未进,“筑坝书记”家百万大棚全泡了

发表时间2018-09-05 来源: 寿光文明网 字体:[][][] [打印] [关闭]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8月26日,洪水退去后,寿光市羊口镇任家庄子村党支部书记任振一终于松了一口气,临时修的3条堤坝最终挡住了呼啸而过地洪水。“最险的时候,洪水距离漫过弥河北岸堤坝只剩15厘米,对岸的堤坝稍好点,也就20多厘米,如果风稍微大一点,村子可能就完了。”

  

  任振一带领村民在弥河南岸筑起的堤坝牢牢挡住了洪水肆虐的脚步。

  8月20日凌晨,受台风“温比亚”影响,寿光上游的3座水库开始向下游泄洪,而任家庄子村恰好就在下游入海口的位置,被弥河、丰产河、围滩河等三条河围着。任振一说,洪水冲下来那一刻他心里也没底,但庆幸的是村民的家都保住了。不过,他投资数百万的蔬菜大棚和盐场却成了一片泽国。

   三天四夜没合眼建起千米长堤,救了全村人的家

  过了弥河大桥一路向南,道路两边洪水残留的印记还依稀可见。只是沿路进入任家庄子村后,洪水残留的印记突然消失了。大众网记者发现,这里和周围其他地方完全不一样,村民的家中和大棚都看不到一丁点洪水留下的痕迹。村民任玉湘告诉记者,家里和撤离前比,一点变化都没有,这都得感谢任书记带领大家筑的堤坝。

  

  顺着任振一手指的方向,可以清晰看到弥河北岸的堤坝成功阻止了洪水。

  8月19日晚,任家庄子村接到上级传来的汛情通知后,村支书任振一便冒雨率领村“两委”成员组织机械和20人抢险突击队,在弥河北岸筑起了一条200余米长的堤坝,保证村里的盐场不受洪水的冲击。任振一说,“我们租了两辆挖掘机在河边值班待命,当时我跟挖掘机司机开玩笑,就算租费涨到一天8000元也得在这里值班。”

  20日上午,任家庄子村全体村民撤离村庄后,任振一又继续组织人员和机械在弥河南岸筑起了一条长约500米的临时大坝,在村东头围滩河上筑起了200米的临时大坝,并将丰产河通往该村的公路涵洞用人工填土的袋子全部堵死。“这两条堤坝是为了保住村庄和土地。”任振一说,本来对抵御洪水挺有信心,但当天晚上巡查发现,围滩河有漫堤危险,又临时组织人员抢修了300余米的堤坝。

  21日凌晨5时许,洪峰准时到达任家庄子村。一直站在弥河桥上向下眺望的任振一告诉记者,最大洪峰时,最高水位距堤坝顶端只有大约15厘米,就差一点点洪水就冲毁了堤坝,那份紧张只有身在其中人才会懂。

  三天四夜,任振一率领村两委班子五人和抢险队员们一直在防洪堤上盯着。最终,洪水安全经过任家庄子村,向北奔流汇入大海。事后,据羊口镇提供的一份材料显示,因措施到位,在这次汛情中,任家庄子村除村北个别玉米、大豆地块进水之外,未造成较大损失,成为羊口镇灾情最轻的村庄。

   洪水退后,他想起了自家的24个大棚和盐场

  洪水走了,任振一帮175户村民保住了家。不过,他自己却没有那么幸运。8月24日,当任振一忙完村里的工作,急匆匆赶到自己承包的大棚示范园和2000公亩盐场时,那里早已变成了一片泽国。

  26日下午,当大众网记者来到任振一位于丰产河西岸的大棚时,大棚周围依然被水包围。“别离棚太近,那里的水还有一米多深。”任振一不时的提醒着记者。

  

  受洪水影响,任振一承包大棚里土基已经坍塌,菜苗已经被水浸。

  

  目前,任振一承包大棚周围依旧被水包围。

  记者了解到,在洪水被淹的5天前,他的24个大棚刚刚种上西红柿苗。如果没有这场洪水,这批西红柿恰好能赶在春节前上市。如果按一个棚能结25000斤西红柿,每斤售价大约1.5元来算,仅大棚一项任振一就损失了90万元。

  其实,在洪水到来前,任振一并非没有机会止损。记者从丰产河西岸看到,就在任振一的大棚对面,由于承包者在洪水到来筑起60厘米左右高的临时堤坝,那些大棚便没有受到丝毫冲击。

  不过,一切都是假设。用任振一的话说,时间紧迫,当时根本没有时间考虑这些事,人命关天,当时只能舍小家顾大家,不能让老百姓受损失。(潍坊大众网)